受阻的出行

母亲节那天,老妈一个朋友H阿姨来家里,俩人商量隔天去南平看老朋友的事。她们年轻时在那里当小学教员,有一些老同事还在那里生活。

这次是H阿姨的一个朋友(独居老太太,先生过世了)在微信上说,某某从美国回来了,你要不要来玩啊?于是H阿姨动了心,征得老伴的同意,就约我妈一起去。老妈也很久没去南平了,欣然答应。

俩人还兴奋地计划着从南平去泉州看另一个共同的好朋友。我帮俩人买好了一等座动车票,三个小时就能到达。老妈兴奋地打电话给她南平的朋友,也是一个独居老太太,告知后天下午两点半到达南平站,让她来接站。

H阿姨离开的时候说,想到要出门,心里有些激动呢!

后来我越想越觉得这事有点悬,想想还是不告诉我哥了,他肯定会反对。两个80岁老太太(那个阿姨大概78)出门,让另一个80岁老太太来接站。。。。想象这个画面,忽然后怕起来。年纪一大把的人,万一身体出什么状况责任由谁承当?想到这里, 赶紧让老妈打电话给阿姨,告诉她一定要得到同在厦门的女儿女婿的同意。阿姨说,女儿同意, 就是让她别呆太久,两三天就可以了。

晚上,H阿姨打来电话,非常沮丧的腔调告诉我妈不去了,麻烦我退票。说是邀请她去的那个人,跟她说家里条件差,让她最好住到从美国回来的某某家里。H阿姨觉得很受伤:当初是你邀请我去的,又不是别人。你以前来厦门,在我家住了一星期,女婿开着车带你们去玩。。。我也不是住不起宾馆。。。。不去了。以后即使去南平也不告诉她。

我个人的分析是:那个阿姨估计告诉不住在一起的子女朋友要来的消息,估计子女反对。理由嘛,大概都是像我一样看多了新闻,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万一出个事情如今这世道,谁都付不起责任。也是人心不古了。

其实,我是第二次给H阿姨退票了。上一次她们约好去泉州,前一天晚上打电话来说受凉感冒了,去不了了。

年纪大的人,受制于认知障碍、身体病痛、儿女控制…人之自由度日渐受限,实是无奈。

忽然想起潇洒的古人王子猷雪夜一时兴起,便乘小舟造访好友,到了地方却没和朋友见面,原路返回。讲的是“乘兴而行,兴尽而返”, 何其洒脱。

今人交通便捷,通讯发达,然而,那种“兴之所至”却少见了,这是悲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附:《王子猷雪夜访戴》选自《世说新语·任诞》

王子猷居山阴 ,夜大雪,眠觉 ,开室,命酌酒,四望皎然 。因起彷徨,咏左思《招隐》诗 。忽忆戴安道 。时戴在剡 ,即便夜乘小舟就之 。经宿方至 ,造门不前而返。人问其故,王曰:“吾本乘兴而行,兴尽而返,何必见戴?”

花非花(Ailee的专栏)

赞赏

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

aileexm View All →

草食动物: http://www.xiachufang.com/cook/10025095/
数码绘画创作:http://artand.cn/ailee

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

  1. 我就是经常“兴之所至”的人啊。上周本来是在南京出差,一时兴起就买了机票去了哈尔滨。工作繁忙的时候,偶尔周末也会随便飞到一个陌生城市住一晚再回来,行程虽然奔波劳累,但让人快乐。

发表评论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%d 博主赞过: